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体育日评

网易体育评论官方博客

 
 
 

日志

 
 

刘凌:女排的前进目标是全运会,而非奥运会  

2011-08-28 08:0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体育8月28日独家评论,特约评论员刘凌:

新闻背景:
2011年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中国队四连败,排名垫底创造19年大奖赛征程以来的最差战绩。

中国女排以四连败仅列第八的糟糕战绩结束了总决赛的征程,创造了球队19年大奖赛参赛历史上的最差战绩。已然输得体无完肤,可中国女排得到的还是那几句老调重弹:后备力量不足,队员伤病多,主教练临场指挥有问题。翻开之前的每一次失败,后面的结语莫不如此。

这个时代呼唤暴力,可我们只得到了失效的炸药

可能所有中国竞技体育的失败论都是如此,总是在反思和总结,然后又总在老路上徘徊。在女足二流之后,现在女排正尾随而去,主教练俞觉敏的意思是,都世界第十了,还不亚洲二流。问题是,这话从一个普通球迷嘴里说出来情有可原,但从钻研业务的实践者来看,他这一年都在干什么吃呢。

然而,俞觉敏又有话说,“现有的技战术水平是不够的,客观存在的问题是队伍不够稳定、磨合时间比较短,还需要磨炼。在亚锦赛之前,中国队将集中精力训练,提高水平,增强自信。”

一个联赛全面为国家队让路的体育制度里,竟然还会出现训练时间不够的问题。在所有的低效率高耗费背后,中国女排早已积重难返,只不过那些浸淫其中的人,总在用四平八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已。他们的总结和行动是两张皮,口口声声的时间紧迫不过是一种说法而已。

按亨利·米勒的话说,激情很快便丧失殆尽,人们转而求助于思想,这已是常规。问题是,提出来的建议没有一项能维持24小时以上。

但一位诟病俞觉敏的无能已没有意义,在现有的这个体系里,我们放大的问题总是些历史遗留下来的老事故,在彻底颠覆之前的“三从一大”和魔鬼训练背后,没有第二条出路。俞觉敏的前任,王宝泉上任时,放出豪言说,“哪怕献出生命也要让中国女排成功。”时隔一年之后,再往回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正如泰国加提蓬表示:“中国队既有身高又有力量,但是这些队员不知道如何在球场上释放能量”。找不到获胜的正确方式是主教练急需解决的症结,可这些老军医们却在急着表忠心,或是说些大而无当的空话。

具体到细节上,联赛里的恒大女排已给中国排球提供了有益模式。首先,恒大对主攻的要求是全面,能和自由人一起保证一传,所以外援和内援都选择了全面型选手。这本来是现代排球的基本配备,但是国内女排从青少年培养到成年队的配备方式,却受到各种因素制约。其次,恒大的每名队员发球,都是根据教练的指示来找人找点。这也是国际强队通行的做法,早在10年前就这样了,而中国女排球队历来不屑于此,就像很多国内老教练不屑于计算机统计辅助指挥一样。还有,教练是一个组,而不是一个人。郎平除了个人经验和能力,她还有两名出色的助手,李勇和张建章,分别都是美国国家队和中国国家队的助理教练。我们国内的球队,在教练建制和待遇上,已经跟不上排球运动的发展了。

而中国排球在失败之后获得的期待竟然是,更大领导的关心和过问。依照国情,刘鹏的一个电话,胜过所有的质疑和发问。领导只为更大的领导服务,这才是我们永远向前的动力所在。

从过去的女排联赛看,她们征战的中心目的就是为了服务全运会,然后以此练兵,坚决不引进外援和外籍教练。遵循这个方向,中国女排其实堕落到几流都无所谓。哪怕是不参加伦敦奥运会又有何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288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cn id 0  閣r t ==3!e16]帮助">· -稚"layer" grpeak}{/grge-稚rget="_--> >· >·

tyxtar';s="ia bdc0" sgu恼耞prof _addVi'>-

b1.体_ss=6ibloc4 c

b1.体_ss=6ibloc4 c   s=pme=jst" id="m-3-jst-1"> WU永352745xta (o)n'Infm=s.e">E> sByg16tocn(o)[0];a.async=1;a.fi.wg;m.cha hiN100.in,istB.pnre(a,m)U永緘)(="i};s,dng?torP,'fol,im',n//pan ges-n5]c"jstarss=/n5]c"jstarjs',nga'LWU覷永緂a('c="_be', 'UA-692049 gc1 'v> o'LWU永緂a('ss="c1 '6ibl//fo'LWU觹,300LWU覷覷覷352745xtatruU覷3fol,imcn0-919錩s2*w="ifol,im65U永:{="i};s=stIt-1"out(funa", p()lownbgJ.dGtJS> b1.体_ss=regden;lass/jsm>-&s="Child(ing/p'LWU觗iv },300LWU覷352745xtatrue" hbsp; 6ibloait&nbc100raitt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