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体育日评

网易体育评论官方博客

 
 
 

日志

 
 

刘凌:欢迎蒿俊闵留洋失败归来  

2011-07-09 10: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体育7月9日独家评论,特约评论员刘凌:

新闻背景:沙尔克04官网昨天正式宣布,中国球员蒿俊闵将离队,回到中国加盟山东鲁能。

 

历时一年半,蒿俊闵归去来兮。当初他离开中超的时候,媒体报道时纷纷用了“逃离”这样的词汇,因为他身后的这个平台实在太烂了,欠薪、赌球、窝里横……但现在蒿俊闵回来,这个被唾弃过的联赛又该如何措辞欢迎他呢?

蒿俊闵由于名字的关系,经常被嫁接成很漂亮的标题。在他17岁的时候,就由于世青赛上的表现被欧洲俱乐部瞄上了,然后是切尔西邀请试训的巨大惊喜。一则新闻说,2004年4月11日至26日,蒿俊闵在切尔西预备队试训了半个月,这对于他今后的快速成长有非常大的促进。

现在他留洋回来后,同样有人会这些拍马屁说,蒿俊闵在沙尔克04的经历一定会对他的发展有影响。在他身前,董方卓、周海滨、郑智、孙祥等等,都被如此描绘过。可我们接受的事实却是,这些人在中超是踢得不赖,几乎都是球队的主力或者核心,但除此之外对于国家队或整个球队影响力的贡献却是乏善可陈。

在蒿俊闵的百度贴吧里,对于他加盟山东鲁能这样的新闻,几乎是哀号一片。所有人都知道,在中超这个足球环境里,也就这么大出息了。或许我们不该如此苛刻地菲薄蒿俊闵的用心,但他在24岁即选择回流实在是个虎头蛇尾的决定。

对比一年之前的豪言,以及现在的低调,蒿俊闵的轨迹恰好映衬了中国球员的前进方式。出国并非了为了踢球的理想,在遭受挫折之后,轻易就放弃了之前的承诺。而国内俱乐部看到这些昔日的凤凰落草之后,就开始了骚扰和引诱。蒿俊闵在迷茫的时候看到的不是鼓励和引导,而是一些退而求其次的出路。

在蒿俊闵之上,中国足球或许该反思的是,为什么中超球员几乎没有坚持下来的典型。在日本球员前赴后继冲向欧洲的时候,中国的球星们似乎只把留洋看成了一块跳板,一份可以在挑选国内俱乐部时谈工资的背景。在有限的几个球员身上,几乎都是这样的事例。这样以他们为榜样的青年球员情何以堪!出国,然后再回来挣大钱,这条致富的途径看上去不错。所谓足球真的就是个球而已。

一位在德国从事教练工作的日本人从文化角度分析说,每场比赛结束后,日本球员至少接受20多分钟日本记者的联合采访,而中国球员相对羞涩,几乎很少与人长时间交谈。与媒体、与教练沟通,是职业球员的必修课。但这个最初级的要求则很难在中国球员身上发生。其实,也许在老外身上了解不到的是,中国球员在国内都是被媒体捧着的,相熟的记者都以歌颂他们的表现而自豪,这样才能成为御用记者,选择饭碗时也是筹码。在这样环境下,球员平等交流、尊重采访者的习惯又怎能养成。以上现象,可参加中国的每一个体育项目,这些成为体育机器的青年人,若干年里就是被口耳相传下来的。

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学校和中国的职业体育环境一样,是一个压抑而陈腐的地方。神经学家都知道压力会妨碍大脑将经历转化为记忆的能力,心理学家都知道仅仅因考试“及第”而奖励学生会导致压力、作弊甚至对学习失去兴趣。但是最终在创造力方面,中国的学校做出的最有害的一件事是在教育过程中分割情感与记忆,使学习变成“无情感的经历”。

无论中国学生尝试将什么个人情感带入教室,都无一例外地会被抹杀掉。无论什么样的中国球员被带入中国足球赛场同样如此。17岁的蒿俊闵被切尔西赏识,而同样是这个人,到了24岁已经泯然众人矣。更极端的例子发生在董方卓身上,他被曼联签约,年经轻轻就名扬四海,但回归中超后,他收到的评语是,“他连中超都踢不好,又怎能去欧洲。”直到现在,董方卓还在依靠曼联的履历飘在欧洲,据他说亚美尼亚的联赛水平比中超还要高。可是这话怎么听怎么假。

和其他球员一样,蒿俊闵不能继续的留洋生活根本就不是足球本身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40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