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体育日评

网易体育评论官方博客

 
 
 

日志

 
 

亚洲杯?我想起的是快乐足球的沦丧  

2011-01-08 08:0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体育1月8日评论,特约知名评论人张晓舟:

亚洲杯又来了,在央视直播意甲中场休息的时候,播出历届亚洲杯中国队进球集锦,我发现每一个进球我都很熟悉,看这些进球简直是在温习自己作为球迷的成长史。一九八四年是最他妈纯情——瞧瞧吧,每次进球后,球员们的庆祝动作居然是互相握手!这未免也太有古风了。

虽然对亚洲杯已经难以提起多大兴致,我还是想回忆一下 2000年飞赴黎巴嫩亚洲杯的前一晚,我在三里屯听说的健力宝巴西痛史——那支可怜的球队曾经被人们神化,大家以为真的可以揪起自己的头发超越中国足球的贫瘠土壤,真的可以三五年突击培养出一支足球先锋队。而这就跟格瓦拉用一支小分队来发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一样天真。

那天晚上李玮峰念念不忘自己在巴西受伤后差不多半年时间天天游泳打发时光的无聊绝望。黄勇更痛斥巴西生活把他废掉了。想想吧,一帮发育期或发情期的小伙子被发配到在巴西乡下去发动中国足球革命,这首先是多么不人道,这样的圈养方式多像集中营。黄勇竟然每天踹门前的树来宣泄,他说告别巴西的时候,那棵树估计也活不了了。

关于中国足球,乃至整个中国教育,中国社会,这都是一个残酷的象征:一颗被踹死的树。

黄勇那天晚上郁闷,是因为下午开会,被米卢点名提问中国队在亚洲杯跟哪几个队同组,他竟然没答对。米卢还真是“态度决定一切”,果然黄勇随后成了黎巴嫩亚洲杯上除替补门将外唯一没上过一分钟场的球员。但是黎巴嫩的树不会遭殃了吧,黄勇的心也许早已经死了。

祁宏和申思那届亚洲杯住在一间房,我记得我还送了套书给申思解闷。不知哥俩如今在沈阳看守所里拿什么书解闷。前几天我看报纸才发现:原来江津也进去了,几年前在广州还见过他一次。看来现在我太不关心中国足球了。

因为中国足球不再能让我快乐,就这么简单。但至少在十年前,我和这些球员曾是并肩的朋友,现在再回头去看看当年亚洲杯中日半决赛杨晨那记漂亮的远射,还能依稀发现川口能活的背后,竟然有我的身影。

想想也真可怜,米卢给中国足球带来了什么先进训练方法了吗?真的没有,其实郝董当年骂他骂得并不是没道理。米卢带来的,就是一点最基本的快乐精神。

然而不要小看这点所谓“快乐足球”精神,要知道在米卢之后,它在中国足坛又日渐稀薄了。也许,该完全另换新一代混不吝甚至愣头青的球员了,只知道没心没肺地为了快乐而踢球,趁他们心里还干净的时候。

此次亚洲杯中国首战对科威特,我想我会看,但我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是出于喜欢,还是仅仅是某种象征性关注。和三十年前北京工体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典中科之战相比,老球迷们是否有点白头宫女
说玄宗的意思?

是否又该把什么“志行风格”的腌菜刨出来下饭了?

然而这么多年来,你可曾听说容爷对中国足球发表过什么议论?人们只是看到这老头在迎亚运时默默跑了一小段。

北京奥运前,我的朋友王小山好不容易在广州约到容志行吃饭,以为能撬开这位我们儿时英雄偶像的嘴巴,没想到是王小山的大嘴巴被容爷的美酒佳肴堵住了。关于中国足球,容志行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们还是不要提那个圆圆的东西了。”

足球在中国,被一位差不多被尊为当代中国足球第一人的偶像,称为“圆圆的东西”。似乎中国足球已不配被当成足球。叫成“圆圆的东西”也算是为尊者讳了。

这就是新“志行风格”,快乐足球的沦丧。

  评论这张
 
阅读(1359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