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易体育日评

网易体育评论官方博客

 
 
 

日志

 
 

日评:桑兰的声音与沉默的大多数  

2010-08-10 16:1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体育8月10日独家评论,网易特约评论员刘凌:

新闻背景:与轮椅相伴整整12年的桑兰,最近突然宣布:要打一场跨国官司,为12年前自己在美国友好运动会上的意外受伤讨个说法。

桑兰的新闻、桑雪的新闻、艾冬梅的新闻甚至邹春兰、张惠康的新闻,之所以被刊发在体育版面上,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前缀——运动员。假若这些人只是街面上贩夫走卒的话,他们的死活就只能以豆腐块的形式罗列在社会新闻版面上,读者看到了也只能耸耸肩膀,然后摊开双手说,他们真倒霉。

对于那些倒霉的人,对于那些没有出口没有部门可以投靠的人,我们的关怀和问候就只能是“他们真倒霉”。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

桑兰他们的确是有一个“体育部门”作为靠山的。所谓靠山,不光是在人前显贵的时候捆绑在一起,还要在背后受罪的时候有难同当。我这么说可能有些笼统有些江湖气,不会被有关部门听得进耳朵。

按照官方声音或者书面呈词,桑兰已经退役,和国家体操中心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邹春兰、艾冬梅退役的时候也都一次性给了几万块钱,张惠康还领着每月900多元的工资。但他们已经失去了体育这座靠山,要想活着,这几尊作为前运动员的肉身就只能自己扑腾了。

于是,邹春兰只好去澡堂里搓澡,艾冬梅只好摆摊兜售她的金牌,桑雪被迫去娱乐圈混口饭吃,张惠康开个彩票店了此残生……当年与艾冬梅一起向王德显讨债的李娟,已经被搜索引擎忽略掉了,因为她没有金牌可卖,因为她没有拿过冠军,因为她的故事没有刺激性,所以她的退路抑或者遭遇就不值得被写上报纸了。

如你所知,一个艾冬梅之后有千百个李娟,从运动员这个出路来说,她们绝无差别。较早前的一个统计说,目前在我国30万退役运动员中,近80%的人正不同程度地面临失业、伤病、贫困等生存问题的困扰。在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网站上,运动员的伤残等级标准被加上了“优秀”的称谓,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运动员不够优秀,他的伤残就不受体育基金会的青睐。

可是,如此庞大的退役运动员群体我们知之甚少,难道她们都在安居乐业的生活,没有表达的欲望?显然不是。因为他们这点故事,一是不够新闻的重量,二是可能会被“收拾”,三是他们自己已经认命了。

桑兰的特别之处在于,她阅历甚广,她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还当过一段时间的主持人,她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或者观点。于是,她才会一个小时发5条微博来表达对国家体操队的不满情绪。

我在想,如果中国所有的运动员都能像桑兰这样表达就好了,公众不仅要听到他们戴着金牌“感谢国家”的声音,还要听到他们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的声音。

可是这种声音不但微弱,甚至是缺失的。在某网站制作的相关专题后面,有二十多个跟帖几乎都是退役运动员发出的,他们的境况只有一种——当你伤了残了,没有用武之地了,就只能拿上几万块钱卷铺盖走人。庞大的金牌工厂里,永远只对鲜花和掌声顶礼膜拜,对于失败者只有白眼和无情的辞退。这种冷冰冰的合作关系捧的只是金字塔尖的几个人,所以,艾冬梅才大彻大悟地说,“如果以后我的孩子再练体育,我会把他的腿打折。”某领导才会说,别让桑兰再上电视了,否则都没人练体操了。

可惜的是,桑兰在微博上的声音似乎正陷入一场口水之争。有些人说,她坐着进口的轮椅,领着3万多元的月薪,还养着三条狗和一个保姆,现在却坐在电脑前矫情的哭穷;还有些人说,国家已经对她不薄,她出席那么多的商业活动,她能够上那么好的大学,她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她就会炒作自己。对于这两种人的回应就一句话:你在轮椅上坐上12年试试!?媒体也在质疑桑兰的动机。可是,有这些闲工夫,他们怎么不打个电话求证一下那些说过话的领导呢。

我想说的是,社会应该以鼓励的姿态让每个人说出心里的憋屈,而不是动不动就以道德警察的名义质疑他是否在别有用心。换句话说,我们总是习惯于抓住别人的话柄挑刺,却自动忽略了对方真正想要表达的内容。

桑兰说她的受伤不是“意外”而是一个“事故”,她还能找到一些人和一些录像来为自己的后半生打赢这场官司。可是,吉林通化市一名叫赵永华的滑雪运动员,就只能在家里听天由命了。赵永华曾经在全国滑雪运动比赛中一次性获得四枚金牌,后因患重型糖尿病,退役回家。据说,他们一家三口人的生活只靠赵永华父亲每个月400元的工资来维持,而且,赵永华的父亲还有风湿病。我试着在网上查了一下,糖尿病的确不在中国全国体育基金会的11级伤残标准里。

举国体制基本保证了运动员在役期间的待遇,但问题是退役后怎么办,冠军只有一个,挣大钱的只是少数。只管入口不管出口的做法,只能让运动员退无所依。桑兰还能利用所学的知识和某些渠道途径为自己的权益呼吁一下,其他人只能在家里恫吓自己的孩子吸取教训,坚决和体育划清界限。

作家余华曾说,“写作和人生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投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够走到遥远的天边。”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他们的窄门不是金牌也不是功名利禄,能够毫发无损地从这个圈子里突围出来,有正常的体魄和正常的神经,能够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已是幸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83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